搜索
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鼎狐网 首页 新闻 娱乐新闻 查看内容

乡村女教师被奸杀后沉尸机井 25年后开棺验“凶”

2017-5-16 15:06| 发布者: 鼎狐| 查看: 16| 评论: 0

摘要:   1991年5月23日,31岁的乡村女教师魏淑敏带着4岁儿子骑车去修武县城赶集路上被强奸杀害。20多年过去了,“母子沉尸机井案”一直未破。  命案现场提取的一枚精斑,法医王卫华整整保存了25年,并根据DNA检验技术 ...







  1991年5月23日,31岁的乡村女教师魏淑敏带着4岁儿子骑车去修武县城赶集路上被强奸杀害。20多年过去了,“母子沉尸机井案”一直未破。
  命案现场提取的一枚精斑,法医王卫华整整保存了25年,并根据DNA检验技术等现代刑侦科技的发展,锁定了25年前强奸杀人案的恶魔。令人遗憾的是,嫌疑人已病亡10年了,办案人员不得不开棺验尸,真相终于大白。
  修武“5·23”专案组近日入选第四届河南公安“十大忠诚卫士”候选人。
  惊天惨案
  5月,豫西北小城修武。提及往事,33岁的曹冰冰(化名)忍不住面部抽搐。20多年前的1991年5月23日,是她和父亲曹大山(化名)痛不欲生的日子。她的母亲魏淑敏来自南阳镇平,在修武县五里源乡河湾村小学教书,“出事时,我只有8岁,而弟弟才年仅4岁”。
  事发当天中午,魏淑敏带儿子去县城看病,顺便赶集帮闺女冰冰买件衣服。她还特意告诉家里的老人,“3点前回来,我下午还要给孩子们上课呢”。
  河湾村距离县城六七公里,并不远。然而,直到天黑了,家人却迟迟不见魏淑敏回来。曹大山和哥哥四处寻找都未见到人。
  一个邻居说,他们中午赶集时在磨台营村的机井房旁边看见一辆翻倒的自行车。家人赶去,手电筒朝机井里照去,竟然发现了水面上漂浮着一个男孩的尸体。
  疑云重重
  “当天我值班,这也是我就任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后接手的第一起重案,我是专案组组长。”5月11日,修武县公安局党委委员、副局长范新河告诉记者,当年他28岁,没想到这起案件会折磨他20多年。
  由于案情重大,范新河深夜带领同事们迅速赶赴现场展开侦破。当年的技术员、现任修武县公安局副局长的付新忠借着手电筒灯光,探身井中,将男孩的尸体拽了上来。随后,魏淑敏的尸体也浮出水面。
  4岁大的男孩紧闭双眼、紧握双拳,头部出现严重伤痕,而魏淑敏全身赤裸、头部肿胀,经初步勘查,母子俩都是头部粉碎性骨折。经过尸检,法医王卫华等在魏淑敏的体内,提取到精斑。
  专案组通过现场种种证据和走访,还原了案发过程:中午12点多,凶手将魏从乡村公路上拖拽到机井房内实施强奸,而后杀害了她和孩子并抛尸机井。
  “勘查现场时,成熟的麦子向一边倾倒,有明显拖拽痕迹,两只鞋子也在麦田里发现了。”范新河说,随后,还在机井房南侧的一处水塘里打捞出了魏淑敏的自行车。
  然而,魏淑敏的衣物及作案工具,却在现场始终找不到。“凶手非常狡猾。”
  通过走访群众,警方发现一名曾在机井房边徘徊的光头男子作案嫌疑最大,并很快锁定就在案发现场附近的一处监狱的新河农场畜牧队。该队共有48名劳改犯人,其中16人在案发当天出监劳动。
  关键物证
  范新河说,通过反复的摸排和调查,专案组认为新河农场畜牧队的犯人梁某某有重大作案嫌疑。事发当日,出监劳动的其他人都能相互印证,而梁某某无法证明其在案发时间的去向,其囚服上有血迹,而这一血迹与死者魏淑敏的血型一致。
  然而,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却传回来一份令人意想不到的鉴定报告:魏体内精斑的血型为O型,而梁某某血型为A型,梁某某被排除了。
  线索中断,民警们丝毫不气馁。他们在附近村庄先后走访、摸排的对象多达两三千人,然而,凶手却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踪迹。
  范新河说,25年前,我国还没有DNA检验技术,只能做血型检测,限于当时的刑事侦查科学技术,案件被迫搁置下来。而本案的关键证据——凶手的精斑被法医王卫华完好地保存下来。
  老法医王卫华说,每到夏季,他都会把这份关键证据拿出来抖抖、晾晾、通通风。“当时只有一个想法,只要把物证保存好,就会有水落石出的那一天。”
  范新河介绍,2010年,焦作市公安局建立了DNA数据库,他们立即去做了DNA比对,无果。2012年,公安部DNA数据库进一步完善,专案组再次去做了DNA比对,仍无果。
  “DNA检测技术发展了,我们对这起案件越来越有信心了。”他曾组织民警对当年新河农场可能涉案的48名犯人全部提取了DNA检材。“2012年后,48人都已刑满释放,有的已去世,难度特别大。”范新河说,民警们就一个个去找,去世的就找其儿子提取血样做DNA比对,前后用了一年多,仍然无果,“头都熬白了,但案子始终没放弃过。”
  好事多磨。2016年5月4日,范新河接到河南省公安厅DNA数据库的比对报告,杀害魏淑敏母子的嫌疑人被锁定为商丘宁陵县75岁的史某。
  开棺验尸
  “我们急匆匆地赶到宁陵接触史某后,心里凉了半截。”范新河说,他们看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史某,就心存疑问,“根据之前的侦查,凶手应该是个30岁左右且有犯罪前科的人,可眼前的老人25年前就已经50多岁,他会是本案的真凶吗?”
  经走访了解到,史某是个木工,很少出远门,去的最远的地方就是200多公里外的修武县,而且是在26年前的麦收前,而这也正是魏淑敏母子遇害的时间段。这让民警兴奋不已。然而,商丘市公安局DNA室出具的报告显示,史某的DNA样本和精斑样本不属于同一人。
  为何会出现不同的DNA检测结果?公安部鉴定中心认为,DNA在史某这一代人身上发生了某种变异,所以真正的嫌疑人应该在史某的儿子辈当中。“他的孙子辈是1991年后出生的,排除了作案嫌疑。”范新河说,对史某3个儿子的DNA作了检测,都没有作案嫌疑。
  修武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刘强说:“证据都指向了这里,一定是疏漏了什么!”他们摸排得知,史老汉还有个儿子叫史家周,10年前去世了。
  史家周曾在修武县新河农场服过刑,虽说案发时他已被释放,但仍在修武居住,当年史某去修武就是去看他。要弄清真相就要提取史家周的DNA,这只有一个办法:开棺验尸。这天是2016年5月23日,恰是魏淑敏母子遇害25年的忌日。
  最终,一份长达25年的命案追踪报告真相大白:魏体内的精斑与史家周的DNA吻合度达到99.99999%。从技术上,警方已经完全可以认定,史家周就是当年犯下大案的真凶。
  凶手其人
  史家周生于1963年,排行老大,1981年8月因强奸邻村女子被判刑7年,并被送到修武县新河农场服刑。
  此后他因盗窃、抢劫多次入狱。2006年由于肝炎病重,正在服刑的他被拉回老家治疗,不到一个月就病死了。他这一辈子没结婚,也很少回老家。母亲因为他郁郁而死,他弟弟们因为他的名声差,也抬不起头。
  史家周死后就草草地埋了。“没用棺材,他父亲史老汉也没过来。这个人,谁提起他都摇头。”村民说。(郑报融媒记者 石闯 文/图)
已有 0 人参与

会员评论

返回顶部